緊身的貞操帶

上午九點,總算等到這個機會了,從隱藏的箱子裡,拿出預備了好久的裝備,預備開始一次自我捆綁計畫。

東西都拿了出來整整放了一床,一件乳膠半包緊身衣、四件全包萊卡緊身衣、四套收腹緊身帶鎖的塑腰、兩條連褲襪、三根長長的捆綁繩、一個帶孔的塞口球、一付耳機、一套貞操帶、一套灌腸導管、十把不銹鋼小鎖、一個脖套、一套頭手銬、還有一卷膠帶!這些可是我預備了好久才搞到的,最後就是一個可以裝下我的長長的箱子,這些都是自我捆綁計畫中非常重要的部分。

關上了自己的房門,將鎖鎖上,我家比較民主,自己的房間都有一套單獨的鎖,而別人沒有自己房門的鑰匙;由於怕自己在自我捆綁的過程中出現意外,自己沒法打開鑰匙從捆縛中解脫,二天前我就給我的同性男友打過電話,說假如明天晚上我沒有聯繫他,就讓他到我家來,同時在我自己的房間的桌子上,有關於怎麼解開我的捆縛的說明,萬一我不能解開捆綁,男友來了,就可以知道怎麼樣放我出來。

不過哪個是最後的保險,我還是不希望男友知道,我這個比較希奇的愛好...

再檢查了一次說明和房門的鎖,我脫下了全身的衣服開始了自我捆綁,在自我捆綁前四個小時,我吃了最後一次東西,在以後的捆綁時間內,將一點東西都吃不了了,而且由於預備了貞操帶,所以肯定也排泄不了東西,可是塞口會讓自己很熱的,在捆綁過程前會喝點水,因為我還預備了不透氣的乳膠衣。

首先,在身上塗了些爽身粉,然後小心的穿上了半包的乳膠衣,這件膠衣是專門訂做的,全身包括手套腳套,沒有套頭(我怕把自己悶死:P)襠部是開襠的,預備安裝貞操帶,背後有條拉鍊可以一直拉到脖子處,和脖套一起使用加一把小鎖,在沒有鑰匙的情況下,我是不能擺脫這件緊身衣的束縛的,我很喜歡乳膠的感覺,穿上緊緊的和身體的每寸肌膚緊緊相依,而且不透氣,出了汗哪種不舒適的感覺讓我更覺得興奮。

穿好乳膠緊身衣後,我將脖套套上,並加了鎖,鎖的鑰匙和貞操帶的鑰匙,我一天前以朋友的名義給自己寄了封信,鑰匙都在裡面,這樣就算我脫離捆縛,也要等郵局把信送來,我才能打開自己身上的這些捆縛,想想這是多麼的刺激呀,假如明天信件沒有寄到的話,我可要穿著乳膠的衣服和帶著貞操帶,在二天沒有上洗手間的情況下和男友約會哦。

接著我上了最後一次WC,排泄了捆縛前的最後一次,並帶上一個乳膠的面罩,舒舒適適的手淫了一次,手淫後將下體洗洗乾淨,預備帶貞操帶了,同時由於是八、九月的天氣,剛才那麼一折騰,現在已經出了點汗,可是由於穿了乳膠,全身的熱量排不出來,已經開始有點莫名的興奮,有點控制不了自己了;沒辦法,只好打開房門,跑到浴室去沖了一會兒冷水,穿著乳膠洗澡的感覺就是不一樣,很舒適的!洗好了,身體也冷卻下來了,擦擦水回到自己的房間,預備開始後面的計畫了。

進入了自己的房間後,我開啟了固定在比較好角度的幾台攝像機,這些機器可以將我整個捆綁過程記錄下來,在以後可以再看看這次自己的捆綁,同時開啟了室內的音響設備,這些音響將不停的播放比較刺激的音樂,這樣在雙眼不能看見,全身被捆縛的情況下,我可以在這些音樂中任意的幻想,我的房間的隔音效果絕對好,再安靜的黑夜,家人也不可能聽到屋裡的聲音。

接下來我帶上了貞操帶,這個貞操帶是比較嚴重的哪種,前面有個套子將小弟弟放進去,然後繞到上面,當貞操帶固定後小弟弟將緊貼在下腹上,由於貼的很緊,所以不可能在鎖上貞操帶後排泄任何東西,在後面有個肛塞,肛塞是特製的,中間有個空洞,這麼設計是為了做灌腸設計的,當全身被捆縛不能移動的情況下,灌腸液可要通過這個空洞灌入。

穿上貞操帶、當鎖扣上後,我全身就全部被控制了起來,只有等哪封信寄來才能解開了,緊接著我將不銹鋼小鎖排了個順序,這些小鎖將在後面的捆縛中起作用,其中的四把將用來鎖住全包緊身衣上面的雙拉鍊,四把將用來鎖住塑腰的鎖,這關鍵的八把小鎖的順序一定不能錯,不然只有鋸斷小鎖或毀掉拉鍊才能將我從緊身衣或塑腰的捆縛中解脫出來了,可是由於,沒有在自己的臥室中預備這樣的工具,所以假如在全身被包裹的情況下到別的房間去找尋工具,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所以,小鎖的排列必須非常小心。

然後我將灌腸用的灌腸液,用一個比較大的袋子調在床頭的一個高架上,這樣假如沒有東西控制住袋子的出口,灌腸液將流下,控制灌腸液袋口的裝置是從一個雜誌上學來的,冰凍的夾子,現在是八、九月,一定的冰塊在固定的時間內就會溶化,這樣可以在我被捆綁一定時間後實施灌腸!這樣的效果不錯,我最後一把頭手銬的鑰匙,就在前一天做好了,冰在另外一塊冰中,而且這塊冰比灌腸液袋口的冰大很多,也就是說一但鎖上,肯定是在灌腸液流下後才能得到鑰匙的。

下面開始穿上第一件全包緊身衣,全部都穿好後不帶頭套,然後帶上塑腰,同樣地用第一把塑腰的小鎖鎖住,接著用膠帶將第一把塑腰的小鎖和第一把緊身衣的小鎖的鑰匙纏在腳下,也就是說我必須全部脫下第二件緊身衣,才能得到打開第一件緊身衣和塑腰的鑰匙,而且是在雙眼看不到的情況下,這樣做當然比較麻煩而且二把鑰匙要分開嘗試也是很麻煩的事,不過我知道,這樣也是非常有趣的,在打不開的時候我只有耐心的操作;依次穿上第二件、第三件和第四件全包緊身衣,最後將第四件緊身衣的開鎖鑰匙纏在腳下後,這一步的操作結束了。

這個時候下體被緊緊的包裹著,通過鏡子看到自己的下體,被包裹的非常嚴實,特別是襠部簡直看不出來是個男性的下體!我心裡一陣激動,不過小弟弟被繃的太緊了,沒有任何感覺...對了!剛才忘記提到了,這些全包緊身衣在後面都專門留了一個洞,主要是為了插灌腸液的管子。

欣賞夠了自己的身體後,我覺得很滿足,可以開始下一步的操作了。

我的床是比較老式的哪種,上面有個架子,是以前用來掛蚊帳的,不過早不用了,爸媽要拆被我制止了,這些東西正好可以用來在床上對自己實行捆綁,我用三根捆綁繩中的一根在架子上做了幾個捆綁點,便於一會兒的懸掛,然後將繩子的一頭留在了固定的地方,通過這些繩子就可以將自己捆綁在架子上,並且可以讓身體保持一定的角度;在以前的試驗中,這個架子可以承受我的體重很久,不會倒塌。

接著,將下面用到的東西按順序排列在身邊,然後我拿一根捆綁繩,將自己的雙腿緊緊的捆在了一起,並在上面加了一把鎖,穿著乳膠衣服和四件緊身衣的情況下做了這些事,覺得非常的累,我停下來休息了一會兒!全身又開始燥熱了,沒辦法現在不可能再去洗手間了...

接著,我將自己被捆緊的雙腳和床架上的繩子固定好,這樣我只能在床架前做一些簡單的活動,大範圍的運動已經不可能了,然後將床架上的其它捆綁扣綁在胳臂根處,這樣前後的移動也被限制了,但在雙手可以活動的情況下,還是可以做一些事的,但身體基本上已經不能移動了。

休息一會兒後,我喝下了開始預備好的水,這些水是我捆綁前最後一次喝水了,以後捆綁的時間裡面,可是一點水都喝不到的啦,將灌腸液的管子插到了肛塞上的入口上,接著我將塞口球帶上,帶上耳機,頭上套上二雙褲襪,接著就開始帶上緊身衣的頭套了,在套上頭套前,我將打開頭手銬的冰塊懸掛在了固定的高度上。

這樣當冰塊溶化後,系著鑰匙的繩子,將把鑰匙吊在我雙手能夠碰到的地方,我一再確認一會兒手能夠碰到鑰匙後,套上了第一層頭套,當拉鍊被小鎖鎖上後,一種希奇的感覺湧了上來,這個時候我基本上聽不到什麼聲音,只能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和嘴中不時發出的唔唔聲,真的讓人很興奮,一會兒之後其它頭套都套上了,小鎖也鎖上了。

最後,摸了摸四周的東西,確認沒有問題後,拿起了最後一個捆綁工具,頭手銬,這個頭手銬也是比較特別的,帶上它後頭部將被固定,並且不能左右移動,帶上頭套後,我將最後一根捆綁索套在了頭套上面的孔中,這樣全身就真的被控制住了。

手銬是在背後的,而且帶上手銬後,我的手無論如何是不能夠碰到灌腸液的管子的,我再試了試灌腸液的管子,以便保證我確實不能將它甩下去,我將雙手放入手銬扣上了鎖,銬上手銬之後,一種束縛感貫穿了全身!這個時候房間內的鐘敲了一兩下,到中午一兩點了!

由於剛才的運動量太大,而且穿著這套裝備實在太累了,雖然有刺激的音樂,但是我還是昏昏的進入了夢鄉...不知道睡了多久,我慢慢醒來,發現全身異常的燥熱!室內的鐘敲了兩下,已經是下午兩點了,這個時候我的妹妹應該已經下課回到家裡了。

不過由於隔音好的關係我聽不到任何聲音,不過隔著這麼多件緊身衣,要想聽見聲音也是有點難度的,這個時候我才忽然想起來,忘記拉上關臥室的窗簾了,不拉上窗簾,下午的陽光將通過落地窗,直接照到我的床上!!可是後悔也沒有辦法了...我現在已經被捆綁的動不了了,除非等哪把鑰匙出來,我試了試,發現在鑰匙應該出現的地方還沒有感覺有什麼東西,看來只有耐心等待了。

忽然感覺一整腹脹、尿急!!可是小弟弟被緊緊的包著,怎麼使勁都不行,一種原始的衝動沖上了腦門,沒有別的反應只使自己覺得更加熱了,乳膠包裹的身體實在很不舒適,但是全身被捆縛著,動也動不了!只有慢慢等待著...接著我聽到了什麼東西落地的聲音,對了應該是灌腸液的卡子化了,不過時間比我當初設計的要長了1個多小時!!我努力的想阻止灌腸液的流動,但是我的捆縛計畫太完美了,根本動彈不得,緊接著感覺到一股液體灌入了我的肛門,衝動再次湧入大腦,這次的衝動來的更強烈,我拼命的想擺脫捆縛,想去動動我的小弟弟,讓它好好的爽一下!

但是,我的努力是徒勞的,在這次的衝動後,我感覺到一陣窒息,包裹的層數太多了,呼吸跟不上了,我拼命的大口吸著氣,但是只感覺一絲絲的空氣進入的口中,我緊張了起來,在捆綁前我一再嘗試了,這麼四層緊身衣不會導致呼吸不暢呀!可是現在怎麼會這樣,吸入的空氣根本不夠,我快窒息了,我開始拼命的掙扎著,但是全身的捆縛,一點也沒有放鬆,反而感覺越來越緊。

我大腦意識開始模糊了,雖然意識中我還在掙扎著,但是實際上我已經沒有動作了,難道這就是我的末日嗎?我拼了最後一口氣吼了出來,但是只有唔唔的聲音發了出來,之後整個房間又安靜了下來,我以為自己已經沒氣了,人軟軟的掛在了床架上,就這麼安靜了很久。

忽然,我聽到鐘聲敲了三下,是鐘聲,肯定是,我慢慢的從昏迷中醒來,我深深的吸了口氣,驚奇的發現呼吸居然順暢了!仔細回想可能是時間比較久,從塞口球洞中流出的口水影響了正常的呼吸,最後哪口氣將洞給疏通了,這也告訴我一個教訓,以後自我捆綁的時候一定不能再用塞口球了,一定要保證自己的呼吸能夠順暢的進行。

慢慢的恢復了力氣,我試著想動動,可是發現昏迷的這段時間,腿的位置移動了,現在身體是懸空的,沒有任何依傍,由於塑腰的關係腿根本抬不動,剛剛度過了一道險關,我又碰到了新問題,怎麼樣讓自己能重新站起來,假如現在站不起來,再過多久也不可能站起來,那麼也就根本不可能夠碰到打開手銬的鑰匙!

我使勁折騰了一會兒,除了讓自己又回到無力的狀態,什麼都沒有改變...我甚至聽到了床架的吱吱聲,難道床架要垮了!它要是垮了我就更沒法找到打開手銬的鑰匙了!我再一次緊張起來,身體還是不聽使喚,而且,灌腸液搞的我現在非常想上衛生間!剛才的運動搞的肚子發痛,我知道這個是灌腸液開始作用了。

我想辦法讓自己冷靜下來,然後用快沒有知覺的雙腳,試探了試探床的位置,發現似乎床並不遠,還有希望,不過需要在床架上蕩起來應該就可以回到床上,通過一會兒的考慮,我決定冒一次險,試著蕩回床上,就算失敗了,假如床架垮了,也只有再想辦法了(其實當時我沒考慮到,假如床架垮掉,我掉下去的時候假如是頭朝下的話......後面想起來才非常的後怕~~)。

又通過了好久的努力,在我感覺床架快垮掉的時候,我的雙腳總算回到了床上,這個時候我才發現我已經漫頭冒汗了,包頭的褲襪差不多都貼在了臉上,很不舒適,在外面的四層緊身衣的包裹下更是讓人非常的不適,但是有什麼辦法呢?我試了試還是沒有找到解放自己的鑰匙。

這個時候鐘敲了5下,不知道什麼時候居然到下午5點了!隨著一聲很重的關門聲我知道媽媽下班了,心裡一整緊張,真怕媽媽想著來我屋子看看,還好剛才那麼折騰的時候媽媽不在,我的媽媽可是標準的順風耳,什麼都能聽到!讓媽媽發現就完了...不過還好,媽媽和往日一樣到門口敲了二下,發現沒人在就幹他的去了,想想真的很希奇,按道理手銬的冰塊應該已經化了,怎麼還是找不到鑰匙呢?

都五個小時了呀!我凍的冰塊應該在四個多小時就可以化開的呀。(後面看錄影才發現,原來是由於自己的粗心,冰塊化了以後鑰匙並沒有落在被鎖在背後的雙手四周。)但是有什麼辦法呢,只有等待,就在這個時候最不願意發生的事情發生了......床架垮了!

由於雙手和雙腳都被捆綁著,我像個失去依靠的木棍一樣,重重的落到了床上!床架坍塌到了床下,還好我的床彈性比較好,沒傷著我,倒楣的是,我是正面朝下倒在床上的,綁在身上的繩子當然沒有脫落,可是另外一頭在坍塌的床架上,床架落到了地上,床架反而把我壓在了床上!由於開始的時候怕床架出問題,床上鋪了比較厚的被子,這麼一壓我的臉被深深的壓入了床上的被子中,特別是這個頭套是不可以移動的,而且捆綁腿部的繩子還綁在床腳上,我是頭轉不了,身子轉不動,頓時一種窒息的懼怕再次席捲了我的全身。

可是通過開始的哪一番折騰,我現在正是沒力氣的時候,忽然的一下,瞬間就遮罩了我的呼吸,可總不能等死吧,我用盡力氣將自己的身體慢慢的轉過來,就在快憋不住氣的時候,總算將身體轉開了一點點,吸入了一口氣,接著又再次被被子覆蓋了,按著剛才的方法,經過了幾次的努力,總算擺脫了被子的圍困,轉了過來,最後我成功躺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沒多久又進入了夢鄉之中。

不知道睡了多久一整刺骨的疼痛從腹部傳來,把我從夢中喚醒!隔著四層緊身衣我,一絲光線都看不見,估計已經是晚上了,誰知道我睡了多久,腹部很痛,灌腸劑還在發作,全身的燥熱也到了極點,開始的激動現在全部都沒有了,我只想快點脫下一身的束縛,好好的上次洗手間,但是能使我得到自由的鑰匙在哪兒呢?

趟在床上的我暗自慶倖,還好沒有按照最開始的打算,從腰部到下身安裝固定板,假如安裝了哪個東西,這麼趟在床上根本什麼事都做不了,現在嘛,好歹還可以想法收腿來幹點什麼事,雖然這也是非常不輕易的,正想著聽到鐘敲了兩下就停了!難道現在是晚上兩點了!我睡了那麼久呀...

記得,綁鑰匙的繩子是綁在頭頂旁邊的床架上的,也就是說只要想辦法將頭頂上的床架搞下來應該就可以找到鑰匙了。(其實,哪個時候鑰匙理我的雙手非常的近,但是我看不到呀,沒有辦法,只有慢慢來了。)折騰了很久,總算拿到了鑰匙,由於捆綁的時間太長了,雙手已經沒有力氣,拿到鑰匙後又花了很久的時間都沒能打開手銬。

此刻困意再次襲來,我又睡著了...又不知道過了多久,半睡半醒的情況下,聽到了鐘敲11下,到第二天11點了,我捆綁自己已經快到二十四小時了!這個時候全身異常的不舒適,肚子還在不斷的抗議,它餓了,喉嚨也乾的要命,我發現本來抓在手中的鑰匙,不知道什麼時候不見了!

我絕望了,這麼捆綁的情況下,我怎麼去找拿小小的鑰匙呀?!就在這個時候,房門的鎖響了一聲,有人來了!!!我頭一蒙,難道是媽媽有鑰匙開門進來了?不會呀......中午了媽媽肯定沒有下班呢,那麼肯定是我男友來了,這個死人頭這麼早就來了,明明給他說的是晚上(今天晚上媽媽和爸爸他們都要出差,妹妹要去同學哪裡,所以家裡沒人。)。

他進來後我聽到了一聲驚叫,然後是一整慌亂聲,接著感覺到有人在摸我的身體,肯定是他在看床上的到底是什麼東西,他還試著想撓我的癢癢,可是可以被撓癢癢的地方都被層層包裹,我一點感覺都沒有,一會兒感覺到有人來到我的耳邊,我聽到他的聲音,這個聲音似乎從很遠的地方傳來一樣,「小白是你嗎?」,我的嘴被塞著沒法說話呀...

我這個時候非常的緊張,沒辦法已經被他發現了,而且我現在唯一的指望就是他了,所以我唔唔了二聲,算是答應,接著我聽他說:「誰把你搞成這個樣子的呀!」,我又唔唔了二聲,他聯繫的問了好多問題,我只有唔唔的回答他,最後他反應了過來,「你是不是不能說話呀?等我看看怎麼幫你出來。」這句話後四面又安靜了下來,我又聽到了一聲驚呼,他還在我的屁股上打了一下,我想他是找到我留給他的說明。

又過了好久,他跑到我的耳邊:「原來這些都是你自己搞的呀!原來你還有這個喜好,哼。怎麼早不告訴我,還想讓我幫你解鎖,門都沒有,我走了,你自己玩吧。」聽到這個我急了,不停的唔唔叫著,努力的扭動身體!他似乎毫不理會,把房門關了,這下我真的絕望了,我想「完了,這下沒人能救我了,我只有在這套束縛中等死了。」

沒想到,一會兒門又開了,他跑了回來,跑到我耳邊說「我讓你再受點罪,等我氣消了再來放開你!」我正在想再受點罪指什麼,就聽到了拉動箱子的聲音,完了,他不會要把我裝到箱子裡面去吧......這樣的話就算別人進來也不可能發現我了!!沒多久,我的想法被證實了,他拉動著我被捆綁著的身體,丟到了我哪個可以裝下我自己的箱子裡面,不過他還算細心在裡面鋪了被子,(其實他是怕我在裡面動,所以裝了被子,這樣我就動彈不得了,其實哪需要那麼麻煩呀...一天多沒吃東西喝水,我哪還有力氣折騰。)然後將我整個放入了箱子,最後在上面鋪上被子(他也不想想,萬一被子太多,我可非非被憋死不可。

真是死人頭!最後我聽到箱子上鎖的聲音,我想好嘛這下完全了,捆綁、灌腸、懸掛、最後還被裝箱,但是有什麼辦法呢?!我只有乖乖的任他折騰了...最後他留下一句,乖乖在裡面待著,明天來放你出來。

然後又是關門聲,四面又安靜了下來,箱子雖然能裝下我的身體,但是加了這麼多的被子,感覺特別的悶熱,當時真是生不如死,過了很久很久,忽然聽見電話響了起來,然後是他的留言說今天有事不來了!

明天再來!我想完蛋了,又要這樣在箱子裡面被綁一天,腹部的脹痛還在持續著,但是肛塞使得什麼都排泄不出去,死人頭居然將肛塞的洞給塞了起來!小弟弟也沒法動彈,全身簡直像火似的,哪些爽身粉在汗濕後反而變成了“痛身粉”弄的身體劇痛,不過還好全身都繃的很緊,這方面的感覺不是很強,但是長時間的緊身使得渾身的肌肉異常的酸痛,雙手也接近麻木。

就在這個時候門開了!接著傳來死人頭的聲音,「寶貝我來看你了。」我正納悶,感覺箱子被推了一下,然後打開了,頓時空氣清新了很多,他把我折騰出了箱子,丟在床上。然後說「你喜歡玩是吧......我陪你玩次大的,可先說好,受不了不要掙扎,我就放了你!」我剛在想是什麼玩法,就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套到了頭上,我馬上知道了,是我的乳膠頭套,死人頭居然用了個只有鼻孔的頭套。

我的呼吸馬上又緊張起來,他還不斷的在我全身摸來摸去,使得我的呼吸越來越急促,很快的頭套裡面的空氣就被耗光了,我艱難的呼吸著,這個時候我也很亢奮,真想好好爽一下,但是全身被捆著沒辦法動,呼吸越來越困難了,我知道不能再堅持了,於是就停止了掙扎,他居然沒有馬上來取下頭套,我沒辦法只好繼續裝死,這個時候他還說「別裝死,我知道你肺荷量大,這才多久呀。」

我真的快不行了,幹脆就裝死,他急了趕緊把我的頭套取了下來,我繼續裝死,想快把我的手鬆開吧,鬆開就自由了......他真急了,不停的搖擺我,搖擺了半天見我沒動靜,才想到找鑰匙,還好他不是很笨,一會兒就找到了對應的鑰匙幫我將捆縛了二天多的雙手解放開了。

但是由於太長時間的捆縛,我的雙手使不上一點勁,像個木偶似的任他折騰,他安照我的說明中的方法,一點點的幫我開鎖,當解開了最外層緊身衣的鎖後,他停了下來,這個傻子開始不懂我下面寫的東西,不知道怎麼做了,他搖擺著我:「小白快起來啦,都給你解開了,剩下的我不會啦!你快自己出來呀。」

休息了這麼一會兒我的手有一點知覺了,慢慢的動了動,移動到拉鍊處,在他的幫助下脫下了最外層的緊身衣,當脫下頭套的時候,他又驚奇的叫了一聲,因為他看見的仍是另外一套緊身衣,而且和外層一樣也是被鎖鎖住的,就這樣,他幫我一層一層的把四層緊身衣都脫了下來,在脫下最後一層緊身衣後,我感覺輕鬆多了,但他是更加的驚奇了,因為他總算看見了,套在我頭上的褲襪和塞口球,還有身上穿的乳膠緊身衣和下體的貞操帶。

二天來第一次看見陽光,我不覺的閉上了眼睛,感覺很刺眼,好久後適應了過來,看見了牆上的鐘,已經是下午兩點了,時間是由我自我捆綁的三天後,我真的被這個小子丟在哪個箱子裡面二天!!!

在他幫助我脫下套頭的褲襪和塞口球後,我第一句話就是水!!!!三天沒喝水還這麼被包裹著,實在受不了了!我一口氣喝下了二大杯水,他用驚奇的眼睛打量著我的身體,很久後他問到,「這樣很舒適嗎?」我根本不敢抬頭看他的眼睛,他雖然不算非常帥但是也能算上帥哥了,他是的眼睛特別有神的哪種。

等我緩過來後,我用沙啞的聲音說,「我只是比較喜歡這樣而以,這個算是戀物吧...其實之前我做過很多次了,可是這次讓你發現了。」他話也沒說就出了房門,我以為他生氣了,沒想到一會兒他回來了,拿著一封信,「我一看著字就知道是你寫給自己的,裡面似乎是二把鑰匙,是不是你身上這套希奇裝備的鑰匙呀?想要嗎?想要先給我說清楚再說。」

看到最後的鑰匙,肚子痛和內急忽然湧了出來,我感覺全身都在沸騰,飛撲過去想拿鑰匙,小子靈巧的閃開了,究竟我現在沒什麼力氣了嘛,「先說清楚,不然不給!」。我急了「求你了,先給我哪把小的我先解決內急再說好嗎?」他看我真的很急就給我了鑰匙,我飛快的跑到衛生間用鑰匙打開了貞操帶的鎖。愉快的處理了一下,排泄完後,我打開了水先沖洗一下哪些噴濺到身上的廢物,隨便洗了頭,可是乳膠緊身衣的鑰匙還在他哪兒!

洗完了,回到我的房間,我發現剛才脫下來的東西都被他整理了一下,很整齊的放在一起,然後我就給他說了很多,最後他還是原諒了我,不過他要求到下次假如我再想用這些裝備必須讓他知道,不然就把這事告訴爸媽,我慶倖我有這樣的好男友能夠接受我的這個癖好,並且答應了他。

當天晚上,他也試了試一些緊身衣還說,緊身衣還是他穿得漂亮,我很興奮的看著,但他始終不給我最後哪把鑰匙,晚上他穿著我的一件開當的緊身衣和我做了一次,雖然被捆綁那麼多次,就感覺這次真的很愉快,我真的很慶倖有這麼好的男友。

以後,和他一起我還做了很多次捆綁,都非常有趣!不過,這次捆綁的經歷是以後再也沒有碰到過的,每次想到這次的經歷,我就不禁的發現,我越來越喜歡緊身衣,越來越喜歡捆綁了,我也越來越不能離開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