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的家教

終於結束了高中生涯,迎接了大學一年級新鮮人。

家境清寒的我拼盡全力的終於考上全台第一學府,學校雖有我補助獎助學金,但到台北高消費的地方,交通費、住宿費實在負荷不起,於是便想找份工作可以兼顧課業。

家教是的工作比較彈性,可以在課餘時間上班,時薪又比一般便利商店多,面試了幾家,手邊有了幾個家長資料,我選了個時薪最高的一份。

第一次到他們家中,是間華麗的建築別墅,穿過花團錦簇的花圃後到達門口,迎接我的並不是孩子們的家長,而是裡面的管家。

聽管家說,家長長期在美國工作,兩個孩子幾乎都是管家在照料著。

小妹妹今天才要上國一,而還有個大男孩則是高三正準備要考大學,因為我願意同時段教導兩位小朋友,所以他們願意付給我更高的薪水。

每周一跟三我課堂下課後,晚上便到別墅教學直到晚上10點。

琦琦是個叫何馨琦的小妹妹,每次我來總是喊著芫姐姐,陳芫是我的名字,看著他甜美的笑容,很難想像他的哥哥是如此得難以相處。

也許是叛逆期,哥哥何信徹總不是很不情願的上課,不是在我講解時故意趴著睡覺,就是跑到一旁玩起平板,讓我覺得非常頭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