貞操帶在我的生活

我一直戴著一副貞操帶,它使我的陰莖在任何時候都直直的向下,使得勃起和射精成爲不可能的事情。我已經有三年沒有觸摸過我的陰莖了。我是多麽地渴望這種感覺啊,感受到一雙男人的手,我自己的或者是主人的,緊握住我的肉體,然而這種感覺已經完全不屬於我了。

主人現在外出進行一個商業談判,所以他沒有鎖上貞操帶的後盾。謝天謝地,我的屁股裏現在是空的了,因爲如果主人在的話,那個地方總是被塞得滿滿的。有時是一個簡單的肛門塞,而有時我卻要忍受一個十吋長兩吋粗的假陽具的折磨,折磨時間的長短完全由主人控制。

我怎麽會處於這樣一個境地呢?以下就是我的故事。

我是在一個在線服務中認識我的主人的,他成功的虜獲和迷住了我,因此我很快的變成了他的男孩;我願意爲他做任何事情,遵從他的任何命令。

在我遇到主人之前,我每天要自己解決好幾次,非常多的手淫,但是在主人這裏,他不允許我碰我的老二,我真的想去遵守,主人同意我每星期可以玩一次,不過對我來說這是遠遠不夠的。

主人白天工作,而我獨自一個人在家的時候,我便嘗嘗自己來的滋味,以爲他不會發現,但是我實在是低估了我的主人。

在一個夏日的周末,主人帶我參加了一個皮革聚會;以前我從沒有和他一起外出過,看到其他的男孩在得知我是主人的私人所有時,露出的羡慕的眼光,我感到非常的滿足。

主人將他的一個朋友介紹給我,這個傢伙專門爲人們定做一些情趣用品,他對我的身體進行了一些奇怪的測量,看上去主人要爲我做一條合身的捆紮帶,我真是太無知了......

周末快將結束的一個晚上,我們一同參加了一個地獄晚會。

場景佈置得像是中世紀的地牢中,到處佈滿了拷問架、吊把、十字架和大量的鎖鏈;當時,我真像活在天堂中,主人將我的身體分得很開,並用粗大的鐵鏈和皮質的束縛將我緊縛在兩個柱子之間。

然後我聽見「卡拉、卡拉」的聲音,感到我的手和腳被漸漸的拉開;現在,我已經被拉的很開了;同時我的陰莖已經堅硬無比了,我懇求主人讓我放鬆一下。

主人卻拿出了一台電視和一部錄影機,放在我的面前並放入了錄影帶;當圖像出來的時候,我的陰莖一下子就軟了下去,我自慰的鏡頭被主人拍了下來,這是最確鑿的證據。

「好了,我的孩子,我知道你做了些什麽,我已經知道好幾個月了。我在屋裏放了很多的保安鏡頭,你讓我非常失望,現在你要受到懲罰。」我的心沈了下去,我感到他的話像針一樣,刺在我的心上,此時一群人慢慢聚集過來觀看我如何受懲罰。

首先,我被施以鞭刑;這是我以前從未體驗過的,他快速的鞭打我赤裸的身體,他沒有忘記鞭打我每一處地方,令我感覺到,全身像著了火一樣。

主人的朋友突然出現了,帶來了一個像是金屬護身三角帶的東西,這是一副貞操帶,我雙腳被解開了,讓我穿進貞操帶的腰帶,這是一種很緊的感覺。

一個金屬管套在我的陰莖上,然後壓在我的兩腿之間,使我的陰莖向下,接著是前盾,將金屬管鎖在那個位置,最後所有的東西都被鎖在腰帶上,金屬鏈從我兩腿之間穿到腰帶的兩邊,就像是護身三角帶一樣使我的屁股暴露在外面。

剛開始時,我對這個新鮮玩藝感到很好奇,我的陰莖試圖勃起,不過在它的鐵牢裏卻動彈不得,只能達到半興奮狀態,可是這受挫的滋味美妙極了。

「孩子,你將再也不能碰到你的老二了;事實上,你將永遠也不會體驗到,被男人的手撫摸的感覺。」我必須承認在那一刻這些話只是使我更加興奮,我完全不相信他是認真的......

我的雙腳再次被捆了起來,身體被大字型展開,下一個酷刑展現在我的面前,那是一根巨大無比的假陽具,安裝在一個水壓裝置上。

我從沒見過這麽大的傢夥,他將這個裝置放在我的肛門下面,然後按下按鈕,假陽具居然慢慢升起;我緊張得拚命夾緊屁眼,可是,到最後還是被它迫進去了;一下子無法忍受的痛苦,使我大聲的尖叫,不過它並沒有因此停下來,反而繼續前進;當它停止時,假陽具只剩下根部露在外面,而我就像是被釘在尖樁上似的,即使沒有被綁住,我也無法逃脫。

他看到它停下來的同時,按下了另一個按鈕,於是假陽具開始震動了,震動的波傳遍了我的全身,按摩著我的前列腺,我被鎖在牢籠裏的陰莖緊張的想要變硬,不過這當然是不可能的,開始時,我實在非常喜歡這一切折磨......

「好的,孩子,現在你好好享受吧。不過再過幾個鐘頭這一切就不會那麽好受了。你會非常需要高潮的;然而你的身體卻不能給你想要得到的;盡情地享受吧,現在是晚上10:00,晚會在明天早上8:00結束;你會被一直吊在這裡給每個參觀的人帶來歡樂。」

主人向在坐的兩個穿皮靴的奴隸,要了他們的襪子,當他把靴脫下,一陣惡臭撲鼻而來,主人將一對臭襪強行塞進我的口中,把我的口睜得大大,填得滿滿,再將餘下的一對放在我的鼻孔前,我馬上忍住呼吸,接著主人將一個紅色的橡皮球連臭襪再往我口裡塞,再緊緊系好帶子,然後才離開了,周遭的人看著我的醜態指指點點。

午夜的時候,我有些受不了,非常希望從束縛中解脫出來,不過假陽具卻依舊無情的震動。

大約一點鐘的時候,我的陰莖已經受傷了,被強制的指向下面,半硬的狀態,不停地滴出分泌物。

兩點鐘時,我開始嚎叫,從我被塞住的嘴裏發出祈求的聲音,懇求每一個人,求他們將我放下來,卻沒有人理會我,反而帶著一種愉快而入迷的表情欣賞這一幕慘劇,指點著我胯下的鐵牢籠,假陽具仍然在震動。

三點鐘時,主人帶著笑容出現了,我用哀求的眼神看著他「怎麽樣了,孩子?你還有五個小時要度過呢。」

四點鐘時,其他開始來接觸我的身體,擠壓我的乳頭,拍打我的貞操籠,把臭襪完全掩住我的鼻孔,我無法不透過臭襪而呼吸,我好像玩具般的給每路過的人把玩;當主人最終放開我的時候,我跪著求他原諒我,希望能解下貞操帶,並賜我一次高潮,不過主人當然不會同意,我的懲罰才剛剛開始......

當我幫主人收拾行李回家時,他一句話也沒有說;我也不敢出聲,不過我卻一直在想,他什麽時候會解開貞操帶,以便我通過機場的安檢門呢?當我們來到機場時,我有了答案。

「這是你的機票,孩子,家裏見。」我們不一起走。主人計劃兩人用不同的路線回家,他直接回家,而我將會轉一次機,這意味著我將要過兩次安檢。

我的第一個反應是哪兒也不去,當然這只是想想而已,我沒有錢,沒有多餘的衣物,只有我身上的這些東西,我跑到了盥洗室裏,將門反鎖,試圖將貞操帶打開,不過事實上我連將手指伸進腰帶和皮膚的空隙都做不到,我用力的敲打貞操帶,眼裏全是淚水,希望我能用手打碎這個鐵牢籠,最後我只能鼓起勇氣去通過安檢,當然,金屬探測器響了。

「先生,把你的手舉起來,」當年輕的警官用探測器檢查我的身體時,探測器在我的跨部響了起來。

「這是什麽?」我不知道該講什麽,「嗯,我穿著金屬帶,我沒法將它移走」我的臉紅了,額頭上留下了汗珠。

「請到這邊來先生,我們將進一步檢查。」我被帶到了檢查室,並要求脫掉褲子檢查;不用說,保安員吃吃地大笑,看了看貞操帶,然後就讓我走了,可能他己曾經見過這個玩意兒了。

當飛機起飛時,我坐在了後面,並總算有了一點休息的時間,期望著下一次的檢查也這麽容易,不過這一次卻沒那麽的好運;我再次被帶到了檢查室,警官非常仔細的檢查著。

「他到底要找什麽?」我想「炸彈嗎?」他特別的關注前後的兩個鎖。

「你爲什麽不能打開它?」「你的行李呢?」「你爲什麽要帶著它?」「誰拿著鑰匙?」「他爲什麽不和你一起走?」太多我不想回答的問題了。

最後我忍不住脫口而出:「這是一個貞操帶,他鎖住我以防治我手淫。」「你不知道這是不合情理的嗎?」警官回答說:「同性戀也是違背習俗的,你可以走了。」謝天謝地我可以走了。以後我再也不要坐飛機了。

當我到家的時候,主人在門口等著我,臉上帶著誇張的笑容。

「喜歡你的旅行嗎,孩子?」我一直在想,如果我沒有坐飛機會怎樣。

回家真好,主人和我回到了原先的生活方式除了我現在帶著貞操帶以外;主人在貞操帶上加上了一個後盾將假陽具或者是肛門塞鎖住,每天我有十分鐘作身體的清潔,如有便便也是不行的,後盾也會鎖上,我只能等到明天再說。
另一個後盾被移開的時候就是主人要對我的肛門作點什麽了:這些包括他的陰莖,假陽具,甚至有時是他的拳頭。這時,我的老二只能乖乖地坐在它的牢房裏;主人不時按摩我的前列腺,使我感到挫折。很多次我都要發瘋了,哀求著高潮,儘管我知道這是不可能實現的。

他有時也用假陽具,不過更新了動力系統,假陽具可以以不同的速度上下震動,這真是一架操人機器;當我第一次用這部機器操時,主人讓我在上面呆了八個小時。

這種刑罰往往是主人有客人來訪時實施,他把我當作了一件作品,用來博得客人的歡樂;而我稱這些爲酷刑,是因爲我的陰莖被鎖著,如果我能夠勃起並射精的話,這其實是一種快樂。

現在這些只能帶給我痛苦的記憶,事實上我已經有一年沒有過高潮了,在我戴上貞操帶的周年紀念日裏,主人說他將給我一個驚喜。

我被帶到了地獄,然後四肢被分開綁在拷問臺上,曲柄連在我的手臂上把我吊高,主人取出了鑰匙並打開了貞操帶;我簡直不能相信,這是一年以來我的陰莖第一次得到自由。

我注視著它,欣賞著它,就像看著一件屬於別人的東西一樣,它迅速的硬了起來,我忙不叠地感謝主人的恩賜。

「孩子,這一年你表現得很好,所以今晚讓你有一次高潮的機會。」他並沒有摸我的陰莖,而是取出了一個真空震動吸筒,他把那個東西安裝在我的陰莖上,他要用這玩藝代替男人的手。

「我一年前說過的,你永遠也不會有被男人的手撫摸的感覺。你自己的,或是別人的。你有十分鐘的機會去達到高潮,如果沒有,你只能等到明年了。」我的心沈了下去,我希望是在一雙手的愛撫下達到高潮。

不過我馬上就想通了,我的性欲已經被壓抑了整整一年,這樣解決也不錯,主人打開了開關,這種快樂實在太奇妙了。

我認識到任何對陰莖的刺激都是妙不可言的,快樂的震動傳遍了我的全身,我感覺很接近了,我開始呻吟,然後高潮來了......

「時間到。」主人關閉了震動器並移開它,精液仍然在滴落,陰莖依然很硬;我在失望中大叫,將我的屁股想前送,詛咒著主人如此對我,哀求他再多一分鐘,或是多幾秒鐘也好,任何性的快樂都行。

主人只是給了我一個好玩的笑容,他將一桶冰倒到我的陰莖上,這種難以置信的打擊使我的陰莖變軟,貞操帶再次鎖住了。

「好了,孩子,也許明年吧。」

已經過了三年了,在這期間我從沒有在規定的時間內達到高潮,每年我都渴望著那一天快點兒到來,使我可以放鬆一下,我簡直就生活在地獄中,我愛這其中的每一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