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老公真好

良剛熟悉我時,我的兒子亮只有五歲。現在已是二年級的學生了。有於良喜歡畫畫寫寫在單位里有點小名氣,我的兒子亮也喜歡畫畫寫寫,這樣良就以教亮為由經常去她家和我偷歡。

我在性方面的技巧的確很高。無論是性交、口交還是肛交她都能使良快樂無比。

與剛熟悉我時相比無論在性慾還是在技巧上都有很大的提高。就是連我的丈夫也覺得我在技巧、性慾上比以前有大大的飛躍,在肏屄時龍還經常說我呢。

良和我以前肏屄時下面不需要墊手紙,現在不行了,假如不墊陰水就要淌在床單上了。有一次良和我先在床單上墊了一條浴巾,等肏好後發現陰水滲過浴巾漏到了床單上連下面的墊被也濕了。

僅管良和我戳穴時間要在一小時左右,有時一個半小時但我還覺得不滿足,性頭越來越高。

我的丈夫龍二年前外出開出租車去了,很少回來,每隔二星期我才去一次。

龍很愛我,但總感覺自己的我有外遇,多次在肏屄時半真半假的問過我,我也似真似假的回答過,龍感到半信半疑。一天下午良還是去我家裡教亮習字,正好龍也在家,龍很客氣打了招呼,良便教亮習字去了。

到了五點左右,良和我、龍打招呼要回去,我和龍很客氣的要良吃了晚飯再走,良也不推辭就答應了。

良和我還有龍都喝了酒,大家喝了許多,三人中要算龍酒量稍差一點,但都還可以。

吃完後良提出要走了,這時才覺得已經很晚了,因為良住在較遠,要坐公交車回去。我提醒良:「此時天色已晚,公交車已沒有了」。良說:「沒事的。」就要走。

這時龍就說:「汽車沒了,住在這里吧」。良此時猶豫不決,只見我也朝良看了一下,意思說你留下吧。

良就答應了。良和亮住一間屋,我、龍住一間屋。良躺在床上不能入睡,心裡想著我。良隱隱聽見隔壁我、龍倆在呢呢的說什麽,但聽不清。良知道我這時也睡不著。不知過了多久,想著想著良蒙朦朧朧的睡著了。

我和龍回到房間,和往常一樣寬衣熄燈。躺在在床上,我和龍的腦子里各自出現了良的情景。

我仰臥著一動不動,生怕龍懷疑自己的心思,腦海是卻回想和良快活的時光,心裡陣陣騷動,不知不覺下面的陰道內好象小蟲在孺動,知道陰水出來了,但還是裝作睡著的樣子。

龍也沒睡著,心裡一直懷疑我和良背著自己在偷情,幾乎每次回家,龍總似真非真的對我說:「小屄被人肏過嗎?」但我不作正面回答,似真似假含糊說:「你檢查呀」,龍說:「這看不出來的」,我說:「那就看你自己體會唷。」

龍開玩笑的對我說:「要是小屄被人肏了當心我用刀把小屄割下來」。

龍雖檢查不出來,但覺得按我現在的年齡兩三個星期肏一次應該是很激動的,但有幾次為什麽顯得那麽的平靜,我的陰部總是乾巴巴的,有時陰莖插進去都有困難,總覺得我在應付了事。所以經常懷疑我被人肏過,就是沒證據罷了。

龍的懷疑是有道理的。有幾次良知道我要去龍那裡,就在我走之前先肏一次,加上路途勞累,這樣我到了龍那裡當然性趣不足下面就乾巴巴了。龍心想,這次良住在這里,而且就在隔壁,假如我和良真的有關系,我肯定睡不著的。

假如我和良就算以前偷情過也已經發生了,但要證實自己猜測的結果是否正確。

龍就裝作無意翻身,面朝我側臥睡,一隻腳蹺在了我的腿上,一隻手從我的內褲中伸了進去,先是和平常一樣把手放在了我的陰阜上,稍等了一會龍用中指再向下伸入我的陰道口。

龍一驚,心想,平時摸了一會或者兩人情調一會下面才會濕,今天沒摸也沒情調就濕了,而且陰水要比平時多的多。這時在龍的腦子里得出一個結論,我和良早已發生過關系了。

此時我也覺得自己有些不對,怕被龍發覺,就把兩腿夾了一下。這一夾一動,陰水就向外流了出來,加上龍的撫摩我越發難受,不由自主的把陰部往上挺。龍故意對我說:「睡著了嗎?

我不好意思迴避說:「模模糊糊要睡著了」。龍知道我在撒謊,也不說穿。我說:「你也沒睡著呀?」龍說「還沒有。」

我說:「為什麽睡不著呀?」龍說「不知道,慢慢會睡著的。今晚你的陰水比平時多了好多?」。我說:「沒有,別瞎說。」龍說「象你這樣的年齡最想肏屄了,我在外,你難過就找一人吧。

今夜隔壁有了一個所以你睡不著了,是嗎小屄?」。我心裡是這樣想的,但嘴裡卻說:「沒有呀。」

龍知道我的內心世界,但不作聲,只是撫摩著我的小屄。被龍一提起住在兒子房間的良,再經龍的撫摩,我的小屄實在受不了,陰水越來越多,陰道也在不停的收縮著。見此情景龍說:「小屄想他難受了吧?」

我沒說,只是深深的歎了一口長氣。龍知道我在想什麽,就說:「我早知道你和他好了,你放心,你想怎麽樣就怎麽樣,你的開心也是我的開心,因為我太愛你了,知道嗎,小屄?」

我還是沒說,只是用胳膊摟住龍,深深的吻了一口,同時另一隻手握住了龍的陰莖重重的捏了一把。

龍深知我的心思,說「你去叫他過來睡吧!」我說:「行嗎?他肯嗎?」龍說:「那就看小屄你的本事了。」

我沒想到龍如此的寬容,雖然很想和良一起,但也沒想今晚三個人一起玩呀,他這樣到底是為了什麽呀?我猶豫了一下。

龍接著說「去吧。」我這時才「嗯」了一聲,但我還不動,龍輕輕的推了推我,我這才坐了起來,輕手輕腳的走了過去。龍此時想,既然他們已經好上了,背著明著還不都一樣嗎?

就是那麽一回事。更何況一來我也知道小屄被別人肏是什麽樣子,以前只看過碟片中的情景,現在來真的肯定還要刺激。二來這樣寬容我表明深愛著她,龍雖這樣想著但心裡總有一些說不出的酸溜溜,心跳加快了,等待著刺激的那一刻。

良在模模糊糊時覺得有人開他的房門,清醒過來後,只見一個人走到床邊,低聲的對良說:「睡著了嗎?」良才知是我。

良心裡安奈不住。但還是壓制住了,因為亮睡在了旁邊。

我低聲的對良說:「你過來吧。」良心裡是很想和我睡,但龍在家怎麽能行呢。

良對我說:「這樣不好,我對不起他的。」我說:「不要緊的,他知道了我們的事,他理解我。」良還是不過去。我就俯下身體吻良,一隻手在摸良的陰莖。

良的手也從我的三角褲里伸了進去,只覺得我的小屄早已濕透了,良也被摸得難過死了。我對良說:「過去吧。」良猶豫了一下「嗯」了一聲,我站起來就走了。良也就起了床。良小心的走進了他們的房間。

房間里開了一隻三支光的燈,蒙朦朧朧的燈光下只見他們夫妻倆躺在床上。良走近床前,這時我叫了聲:「來呀。」

良就上了床躺在了我的身邊。良雖然躺在了龍能寬容也是良心中期昐我的身邊,心裡卻「嘣、嘣」直跳。

良既激動又緊張。激動的是良能和他們一起睡,龍能寬容也是良心中期昐,而且可以當著龍的面肏我,這樣當然最刺激了。緊張的是雖然我叫良過去,但良不清楚龍的用意,會産生什麽後果?

此時三人誰也沒聲。良此時心裡毫無所措,手不知往哪裡放。

這時我的手伸進了良的內褲,一把抓住良的陰莖,開始撫摩起來。

按平時良的陰莖早已堅硬進入了臨戰狀態,但這次由於緊張的緣故勃起慢了些,經過我的捏、勒,從微軟轉入了臨戰狀態。

良也將手慢慢伸入我的內衣,撩起胸罩撫摩起靠身邊的那隻屬於良的乳房,心裡那種迫切的心情無法言語,只好重重的捏了一下乳房暗示我。

良在想入菲菲時,不知不覺將手伸向了另一隻乳房。剛伸出就碰上了龍的手,便緊縮回來,良覺得甚是尷尬,把手回到了屬於良的那隻乳房。

倒是我這時我好象顯得很興奮,一邊一隻陰莖揪在手裡捏著,好象在掂量著二隻陰莖的大小、長短、粗細和軟硬程度。

良此時已將手慢慢的向下移,在探測龍的手是不是也在摸我的小屄,當手伸入我的內褲後發覺龍不在摸小屄就大膽摸到了陰阜上,滑溜溜的陰毛手感很好,良用手指拈摸玩弄著陰毛的同時,陰莖不由自主的一翹一翹。

玩弄了一會,手便漸漸的再往下,良覺得我的陰部全濕透了,陰水比以前還要多。

良用中指輕輕的在陰道口劃來劃去,我的陰部也微微的往上擡了,良便用是指迎了上去,漸漸的將手指插入屄中。

這時的我呼吸急束了,喘氣聲明顯的增大了。良邊摸邊在我的耳邊俏俏的說:「小屄好濕,陰水好多哦,我好難過。」

被良一說我越來越難受了,屁股也上下的擡動了,我雙手捏著兩只陰莖,一左一右動作也快了。良和龍同時覺得我用力很重,深知我已激動了。

我將手用力拉良的陰莖,暗示良快點上來。良此時巴不得立即翻身上馬,可是又不好意思先上。

此時龍輕輕的將我的內褲往下拉,我配合著擡直屁股把內褲脫掉了。我輕聲對良說:「上來呀。」

這時良也顧不上了,就翻身壓在了我的身上。我抓住良的陰莖先是在小屄上劃來劃去然後就往小屄里塞,因為陰水多,一下子就插到了底。此時我的小屄里只感到滿滿的微微的有點脹而且花芯被往裡推的感覺。

良感到我的小屄緊緊的裹住陰莖有規律的收縮著,因為肏得很深,陰莖頭頂住了花芯,加上我的陰部向上挺著並微微的運動,良覺得龜頭有些發麻,此時的良已全身心的投入,體會著我給他的快活,享受著人生最大的刺激和幸福。

我也發出「嘶…啊…嘶…啊…」的聲音。龍根據他平時的判定,知道良的陰莖已深深的扎入了我我的小屄里。龍的心裡一片茫然,心裡象有無數的螞蟻在爬,象掉進了醋缸里一樣酸溜溜的不是滋味……等龍稍清醒了一下,覺得自己的陰莖已松軟下來,愛液早已流了出來,我的手也不象剛才那樣摸得起勁了,停停摸摸摸摸停停,知道我已全身心的投入進去了。我和良邊吻邊肏,不時的發出「嘶…啊…嗯」的聲音。

龍覺從沒聽見過我我聲音叫得這樣響叫得如此的難受,由於龍刺激過度,陰莖反而沒有剛才那麽堅硬了。

此時的我和良正肏得起勁,良用陰莖故意的在小屄里一翹一翹挑逗我,我也有意的一收一放,弄的小屄有種非常難受,有勁使不出感覺。

過了一會良就慢慢的抽插起來,先是用九淺一深方法肏,等到我小屄里難熬之時良就用力的刺、挑、磨、撬肏著小屄,還雙手抓住了我的乳房不停的接吻。

抽插了一陣,良知道我要屏了,因為良剛插入小屄時我的一隻手還在摸龍的陰莖,這時我雙手按住了良的屁股,良就頂住不動讓我自已上下的運動,因為我有個習慣在高潮將要來臨時要求陰莖頂住花芯不動,自己上下運動。

這時我運動越來越劇烈了,還不時發出了「嘶…啊…嘶…啊」的聲音,最後發出了「噯…哇…噯…哇…里邊抖了,」的叫聲。龍聽見我這樣叫喊,知道在拚命的屏,要來高潮了,便握住我的手用力的捏著。過一會我「噓……」

的一聲長歎,我的第一次高潮過了。良這時,也加緊的抽插,動作明顯的加快。只覺得陰莖頭頂在了我的花芯上劃來劃去,奇癢難忍,這時我也高高的擡起屁股,兩腿分得更開,好讓良肏得更深。

我的這一動作使本來感到難於承受的良更加感到無能承受了。我這時也感到良差不多要射了,便用力的吸吮。良這時輕輕的對我說:「小屄,我要射了」。我「嗯」了聲。
噯哇…噯哇…小屄進來了」。一股精液就噴進了屄的濘處。

良在射精時有高聲叫喊的特點,以前良和我肏屄時叫喊得更響,我總要叫良小聲點,怕丈夫不在家被隔壁聽見了引起懷疑,這次良雖然叫喊也不比以前,是因為還有龍在旁邊呢。

被良這麽一叫這時的我又性奮了,只感到花芯里熱乎乎享受著熱精澆花芯的快活。良再抽插了一陣,感到力不從心了,就對我說:「小屄我不行了。」我也感到良的陰莖不如剛才了,就「嗯」了一聲。

良就撥了出來,翻身下來。由於龍在旁邊良總感到刺激和有些緊張,要是平時良不會這麽快就射精的,良下來後,我的性奮期還沒過,良陰莖後拔出,我感到屄里空蕩蕩的,就拉著龍的陰莖說:「上來呀!」

這時龍就翻身上去。因為良在戳我時,龍的陰莖也硬的難受了,加上看自己的我被別人肏得如此的開心和騷,心裡早已迫不住了,但又無奈,因為他實在愛我了,只要我開心就什麽都不顧了。

龍翻身上去後,我馬上抓住龍的陰莖對準小屄,龍一挺,陰莖滑溜溜的鑽了進去。

龍的陰莖在拚命的往裡扎的同時,體會著我的感覺,覺得我的小屄不象平時,雖然此時我的性頭還很高,屄里沒了那種緊咬的感覺,花芯也頂不到了,屄里還有那種濃稠之感。

龍一邊抽插一邊體會著。我也體會著兩個男人的不同感覺。良把陰莖拔出後我的屄里有空洞之感,現在雖然龍肏了進來,仍感到不滿足,體現不出剛才那種強烈的感覺,有種抓不到摸不著說不出的癢癢。

這時的良在旁邊憑著感覺,只覺得龍一插一抽我的陰部一擡一落,配合得很默契,過一會龍的運動幅度小了。

這時我放棄了手中良的陰莖,雙手用力按住龍的屁股自己運動。良知道我又要來高潮了就用手去摸我的乳房,這時我發出了「噯…哇…噯…哇,里邊抖了,嘶…啊…唷…」

喊叫聲,龍頂住了花芯,龜頭也覺得的微微的有節奏的抖動,我又一次的達到了高潮。接著龍加快了運動,用力的抽插著,過了一陣,龍的動作慢慢的緩下來了,最後伏在了我的身上。

良知道龍射了。龍下來後,我馬上拿了紙墊在了屁股下面。良在我的耳邊俏俏的說:「這一下吃飽了吧,」

我興奮的笑了笑說:「里邊好多精子出來了,床上有都些濕了。」

我處理了一下後,兩只手握著良和龍的陰莖體會著剛才的一切。由於三人都感到有些累了,不知不覺的就慢慢的都睡著了。

不知睡了多長時間,我先醒來了,二隻手還揪在二隻陰莖上,掂量著二隻陰莖在疲軟情況下的差異。

這時的良和龍也醒了。睡了一覺,體力也恢複了,二隻陰莖經我搓摸又很硬了。

良也摸著我的小屄,吸吮著我的乳頭,此時龍也在吸吮著我的另一隻奶。

也許是昨晚的精子還沒全部出來,加上小屄的陰水本來就多,良摸到小屄上粘乎乎的。摸了一陣後,我的陰部又在不停的上下擡動了,我話也沒說就爬到了良的身上,把良的陰莖擋進自已的屄里,成了女上位的姿勢,並上下運動著。

過了一會我對龍說:「上來呀。」這時龍才知道我的小屄要同時吃二隻陰莖。龍爬起來,跪在我的後面握著陰莖從我的後面插了進去。

由於是第一次,動作生硬,加上小屄緊裹在良的陰莖上,龍一下插不進去。這時我伏在良的身上,雙手向後扒開小屄,龍的陰莖才插了進去。

本來我的小屄很緊,現在又插入一隻,良和龍的陰莖感到非常的緊,我也從未感到那麽的脹,細細的品償著二個男人給她的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