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衣店老闆娘-杜姐

國中剛畢業正等待著聯考的到來,覺得日子過的很無聊便在洗衣店打工,幫忙對外收送衣物,這雖然是個不起眼的工作,但卻是我一連串的性生活的開始,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

一天下班前,老闆娘──杜姐(杜婉玲),忽然叫住了我交代說:「志傑,這些是仁愛路上宋太太家的衣服,你先帶回家去,明天一早你先送過去,再來上班,記得將她們換洗的衣物一起收回來。」

「哦!好!我記住了。」拿起宋太太家的衣物,便騎著機車回家一大早到達宋太太家按了門鈴,宋太太前來開門,可能是剛起床的緣故,宋太太還穿著睡衣,絲質的睡衣襯托出這位四十歲的成熟肉體,胸前的兩粒巨大奶頭更是明顯的浮現出來。

「宋媽媽,您早!」

「志傑你早,來拿衣服啊!」

「是的!宋媽媽,還有將洗好的衣服給你送來。」

開了門讓我進屋,我將洗好的衣服交給宋媽媽,然而宋媽媽卻沒將換洗的衣物交給我,只見宋媽媽一臉歉意的對我說衣物還在浴室裡,還沒來的及收拾,我便開口說:「那我自己去拿吧!」

宋媽媽便說:「那就麻煩你了。」也轉身上樓去換衣服準備上班,我到浴室裡看見一堆衣物在換洗籃裡,便動手拿取裝入換洗袋中,順便算算有幾件衣服,宋媽媽的、宋先生還有宋芝芝與宋芝華的,到了籃底時映入眼中的是宋媽媽與芝芝、芝華的奶罩與內褲,可見得宋媽媽有整理過只是還沒裝入換洗袋中,宋媽媽的是一套黑色滾蕾絲的性感內衣褲,而芝芝則是一套水藍色的俏麗型內衣褲,而芝華的則是一套粉紅色的學生型內衣褲,芝芝與芝華的內褲底部都有著白白黏黏的透明液體,而芝芝的內褲上的液體卻是又多又黏,更夾雜著幾根捲曲的陰毛,看了這個畫面性慾無形中燃燒了起來,褲底下的陽具也不由自主的硬了起來,小心的取下芝芝內褲的陰毛用衛生紙包好放入口袋裡,看著三角褲底的黏液,性慾慢慢的高昂了起來,一股莫名的念頭讓我伸出了舌頭舔起宋芝芝三角褲上的黏液,有點腥味與酸酸的味道。

忽然間一樣東西從衣物中掉了下來,一看竟是一個使用過的衛生棉條,撿起一看,可能是生理期接近結束,只沾上一點點的月經,我見了連忙將它丟進馬桶旁的垃圾桶裡,由於陽具實在漲的難受,我便拉下拉鏈掏出漲的紫紅的陰莖,將宋芝芝內褲上的體液塗在我的龜頭上,更用三角褲的底部包住龜頭,上下套弄了起來,心裡幻想著剛剛宋媽媽睡衣裡面美麗的乳房與迷人的小穴,另將芝華的三角褲放在臉上,嗅著內褲上的液體所泛出與芝芝不同的的氣味,由於內褲與龜頭的磨擦快感,使馬眼流出了透明的淫水與宋芝芝內褲上的體液混成一片,正當渾然忘我之際,浴室的門被推開了,只見宋媽媽身著一身深黑色的外套白色上衣與一件黑色的窄裙,黑色的絲襪及一雙黑色的高跟鞋,站在浴室門口一臉驚訝的看著我的動作,而我卻六神無主的不知該如而是好,正當進退兩難之際,聽見了高跟鞋的聲音從樓上下來,宋媽媽趕緊進入浴室並關上了門,只聽見芝芝的聲音說:「媽!我去上班了哦!」

宋媽媽連忙回答說:「好的,路上小心哦!」

此刻的我急忙將龜頭上的內褲拿下,但宋媽媽卻剛好回頭當然也看見了我的大龜頭與陽具(十八公分長度。直徑有十二公分粗),而在我急忙準備穿上褲子時,宋媽媽伸手抓住我的陽具令我不敢亂動,只見宋媽媽蹲下來張開塗滿紅色口紅的雙唇張口便含住了我的龜頭,溫暖濕潤的口腔緊緊的吸吮著、套弄著陽具,舌尖輕刮著龜頭邊緣的菱肉更讓陽具漲到了極限,當我低頭往下看時只見陽具在宋媽媽的兩片桃紅色紅唇中進出套弄,時快時慢的好舒服、好爽、好癢.宋媽媽的口技雖不是很好,但年輕的我卻非常的受用,偶爾她會用她的銀齒輕咬龜頭的菱肉,或將睪丸吸入口中用舌尖攪動,更讓我的性慾升到最高點,我顧不得一切兩手抱住宋媽媽的頭就此抽送了起來,剛開始只有半根陽具的插入,到後來幾乎想把整根陽具送入宋媽媽的喉嚨中才過癮,由於陽具太長了宋媽媽自知喉嚨會受不了,就用手抓住了陽具的底部這樣一來只能有三分之二的陽具在宋媽媽的口中進出,大約抽插了十分鐘,龜頭傳來一陣酥癢的訊息,我不自主的說:「宋媽媽……啊……好舒服……啊……舒服……唔……我好像要射出來了……啊……」

「沒關係……唔……志傑,你不要忍耐。你是第一次吧,射出來吧……嗯……嗯……把你的童子精射在……射在……宋媽媽的嘴裡吧!」

只見宋媽媽更使勁的用雙唇套弄著陽具,並且弄的更深,我便將陽具往前一挺龜頭抵住宋媽媽的喉嚨,射出了又濃又熱的精液,由於射出的量很多宋媽媽把我的陽具稍微退出一點,等我射精完,宋媽媽才吐出我的陽具,她擡頭看著我,微笑的張開口,我看見滿口的精液在宋媽媽性感的口腔裡,宋媽媽用舌頭攪了攪精液,一口吞了下去,還開口讓我看一看口中以無半滴精液,並說:「宋媽媽我有十幾年沒有吃過精液了,這是你是第一次嗎?」

我點點頭:「我是第一次跟女人接觸,平常時我都是用手淫的方式,讓自己射精的。」

宋媽媽露出微笑,毫不猶豫的再把微軟的陰莖含入嘴裡.「哇!不行的……好癢……」

手淫後自己摸陰莖都感到很癢,在宋媽媽的嘴裡還有舌頭的攪動就更受不了。我扭動身體,想減輕陽具麻癢的感覺.可是很奇怪的,沒多久就不再癢了,還慢慢的變成快感,射精後萎縮的陰莖,在宋媽媽嘴裡又漲大起來。

「果然年輕人就是不同,又硬起來了。」宋媽媽說道只時的我心情又開始興奮了起來,我一把拉起宋媽媽抱住她就吻了起來,雖然宋媽媽的口中還留有精液的味道但這一吻卻足足有三分鐘的時間,當然我的手也深入宋媽媽的乳罩內撫摸著白皙柔軟的乳房,淡褐色的乳頭,當然一根巨大的陽具也硬梆梆的頂向宋媽媽的下體.我猴急的要求說:「宋媽媽我想……我想……要……要」

「嗯!是不是想幹宋媽媽的騷穴,對嗎!」宋媽媽說道「對,我想幹宋媽媽的小穴,我的雞巴好漲好癢.」

宋媽媽連忙說:「志傑,以後私底下不要叫我宋媽媽,叫我宋姐,做愛時叫我小騷屄或小浪穴都可以,知道嗎!宋姐可以脫光衣服讓你摸、讓你親、但是今天不能讓你幹,因為宋姐的月經還沒完,要到沒有月經才可以給你插知道嗎,先忍忍好嗎!」

「那怎麼辦呢!我真的好難受,陽具漲的好難受。」

宋姐微笑的說道:「剛剛才在我嘴裡射出來一次,現在看你的大雞巴好粗又好硬,你還真是個大色狼,想必你一定漲的很難過吧,宋姐真是不忍心,好吧!如果你不怕月經會髒的話,你等會!我先把衛生棉條拿出來,再讓你插穴好嗎」。

我點點頭,宋姐脫下左腳的高跟鞋、絲襪和三角褲,將腳舉起踩在浴缸邊綠,露出長滿濃密陰毛的下體,我蹲下來兩眼盯著宋姐陰戶,只差沒把頭伸進陰道裡.宋姐見狀連忙撥開濃密的陰毛,更用手指撥開大陰唇讓我看著她的陰穴,灰褐色的大陰唇裡卻包藏著粉紅色的陰肉,真的好美!好美!看的我口水差點流了出來,吞了吞差點流出的口水,繼續盯著宋姐的下體看。

宋姐說:「想舔舔小騷穴嗎!」

我說:「嗯!想!好想!」。

「現在可以讓你舔,但等會衛生棉條拿出來就不能舔了哦!因為月經會弄髒你的,來吧!來舔我小穴!」

「嗯!我會聽你話的宋姐。」

我伸出舌頭往宋姐撥開的陰肉舔去,感覺到陰道口有一根小細繩,我知道那是衛生棉條的,舌尖慢慢的往前舔去,兩片大陰唇順勢分開,擡眼望宋姐兩眼微閉,一手拉住裙子,另一手則抓著乳房揉著奶頭,十分陶醉的模樣,我也沒有停的舔著宋姐的陰道口,用舌尖使勁的往裡鑽往裡舔,再慢慢的往陰蒂舔去,只見宋姐的腿微微的顫抖著,我便用舌尖在宋姐陰蒂四周劃起圓圈來了,由於陰蒂是女人體外最敏感的性器官,在其周圍撫弄反而會使陰蒂更加的騷癢難耐,宋姐只得開口道:「大雞巴弟弟……人家的陰蒂好癢……快……快……幫姐姐舔……舔陰蒂吧!」

「我突然一口含住整個陰蒂,舌尖更像一隻猛蛇般的舔弄著整粒的陰蒂,這一來宋姐的腿居然軟了下來,口中念著:「我不行了!我要洩出來了!」腳便軟了下來,由於棉條塞住的關係,陰精並沒有流出來,反而整個陰戶都塗滿了我的口水。

我連忙抱住宋姐問:「家裡還有人在家嗎?」

宋姐搖搖頭說:「我老公一早上班去了,芝華和芝芝也都上班、上學出門了。」

抱起宋姐打開浴室門就往二樓走去,依宋姐的指示進入宋姐的房裡將宋姐放在床上,用最快的速度將宋姐身上的衣物脫個精光,一絲不掛的肉體立刻呈現在眼前,豐滿的雙乳,兩粒碩大的奶頭,真是令人興奮到了極點,只見宋姐張開雙腿露出整個的陰戶:「來,志傑,快來幹我!來幹我!幹我!我的小穴需要志傑的大雞巴來插死它,快…快干死它」

我便將整個人壓在宋姐的身上,感受著宋姐身上的體溫與乳房接觸的柔軟感,當然陽具還是硬擠在宋姐的陰道口,就快破門而入了。

「好弟弟……別再磨了……小穴癢死啦……快……快把大肉棒插…插入小穴……求…求你給我插穴……你快嘛……快將你的大雞巴插進我的小穴……干死我!」

宋姐完全忘了衛生棉條還沒有拿出來,我連忙對著宋姐說:「宋姐你小穴裡面還有東西呢!」此時宋姐才嫣然一笑,伸手抓住棉線往外一拉,一股淫水夾雜著陰精流了出來,流到屁股溝上,我一看以經沒有月經的跡象了,因為棉條上一點經血都沒有,我趕緊用嘴含住整的陰戶特別是陰道口,將流出來的陰精與淫水全吞進肚去,此一動作更讓宋姐看的目瞪口呆,弟弟那些水可以吃嗎!你怎麼吃的津津有味呢!

好姐姐我在一本性書上到說:女人的精水是男人上等的補品,如果是處女的話更可以增強作愛的能力與時間呢。

「你沒聽古人說將紅棗或黑棗塞入女人的陰穴裡,讓它吸收小穴的體液,在將其取出讓男人吃掉的話,對男人的性能力有極大的幫助呢,如果是處女的話,效果會更顯著的,但必須注意的是塞入的時間是必須在月經過後才可以,塞入期間不可有性交更不可在性交後塞入,不然會有反效果的。」

話說完,我便更加努力的吸吮著宋媽媽的陰穴,將整個的大陰唇都吸入口中用舌尖攪拌著,更不時用舌尖玩弄著陰蒂,不到十分鐘宋媽媽便呻吟的說:「好弟弟……我快癢死啦……你……你不要再捉弄我了……快……快……快用你的大雞巴插進我的小穴去呀…

…快點嘛……你想喝淫水的話……我……我會讓你喝到處女的穴水的……快……快來干我……快……快來干我……騷穴裡面好癢好癢……快……快用弟弟的大雞巴幫姐姐止癢吧!」

看到宋姐騷媚淫蕩的神情,我知道宋姐已經「慾火焚身」於是不再猶豫,提起陽具對準小穴猛力地插進去!只聽到「卜滋一聲!淫水四濺」,大龜頭以頂在宋姐的子宮深處,只覺得小穴裡又暖又緊,嫩肉把陽具包得緊緊的真是舒服。由於沒有過性經驗只有採取了快抽快插干法,讓每一頂都能撞擊到花心深處,宋姐很快地開始發浪的呻吟了起來!

「啊……好美……好美……哼……啊……好爽啊……用力插吧……快……快用力……啊……從來……沒被……

這樣大的雞巴……啊……啊……插我……干我……我的穴……哦……用力……嗯……啊………」

「啊…啊…喔……好爽……喔……啊啊……真是爽啊……喔喔喔……啊啊啊…喔喔喔…………嗯…好弟弟……

姐姐……喔喔喔……姐姐………好喜歡被……被大肉棒插穴………這真是一根寶貝啊………我好……啊…啊…

喔……好爽……喔……啊啊……真是爽啊……喔喔喔……啊啊…啊…喔……好爽……喔……啊啊……真是爽啊……喔喔喔……啊……………!」

由於我的陽具比宋先生的要大又長了許多,因此宋姐的嫩屄就像處女一樣又漲又緊的包住陽具,顯然的快速的抽插更是讓宋姐達到前所未有的高潮。

「啊……大雞巴……好弟弟……啊……好爽……好爽啊……用力干吧……快……快干……啊……小穴…小穴…

要破了……快…干死我…插死我……喔…啊…啊…洩了……插我…干我…我的穴……哦……用力…嗯…啊…干破它……喔干死它!」

此時宋姐的雙手緊緊的抱住我,我感覺到她的小穴裡陣陣收縮,射出了一股股火熱的陰精燒燙著我的龜頭,子宮口的嫩肉更是一縮一放的吸吮著我的龜頭.宋姐的只手更強力擁抱著我,讓我無法動彈,陽具更無法抽送只好趴在宋姐的身上休息,過了一會兒宋姐忽然想起上班的間以經過了,急著說:「志傑,我上班要遲到了,敢快把你的大肉棒拔出來,讓我去上班好嗎!」。

我當然不肯,便撒起嬌來,並將頭埋入宋姐的雙乳中,輕聲說:「姐……我……我還沒有射出來呢!」。

只見宋姐笑著說道:你這大雞巴真利害,插的我的小穴都紅腫了還不射出來,真的好棒!不過還是下次在用吧!

我一聽心裡更急,死命的抱緊未姐更將宋姐的奶頭含進嘴裡,用舌尖猛舔乳頭,當然陽具依然插在小穴裡.宋姐看我急的樣子,竟笑了出來並說:「騙你的啦,看你緊張的樣子,真好笑,我先請好假再好好的陪你,好不好啊!可是話先說明,你今天得請遐陪我哦!」。

我當然是求之不得,連忙點點頭.宋姐拿起床頭上的電話撥了出去,接電話的是宋姐公司的同事叫楊素靜,是一位三十二歲的太太,宋姐說:「素靜啊!我是玉珍啦,我人不舒服今天請假,勞煩你幫我請個假。」

素靜便好意的追問病情,一旁等待的我便將陽具慢慢的在陰道裡抽插了起來,剛開始宋姐還能正常說話,後來我快速的強烈幹著小嫩穴,宋姐便發出了細小的呻吟聲,電話那頭的素靜聽出了一點端唲,便說道:「哦!你還在床上對不對,你老公還真是利害,年紀一大把了,早上還那麼硬朗,你真幸福啊?」

由於宋姐與素靜是好姐妹,宋姐想了一想,志傑的年紀輕、性慾高、時間長,單憑自己很難滿足他,何不找素靜一起,這樣就算上班間也能偷偷約志傑到家裡做愛,自己也可以輕鬆點不是嗎!

「喂!素靜啊,告欣你,他不是我老公啦,是我認的乾兒子啦!他好利害哦,一早就讓我洩了兩次,我都被他弄得都無法脫身,洩得我的腿都軟了,現在他的大雞巴還插在我的小穴裡呢!」

「哇!真的還是假的,他真有那麼利害,真的那麼神勇嗎?你不是騙人吧!」

「他啊!我把電話放在下面你聽聽聲音就知道了」

(志傑用力的幹,讓素靜姐姐聽聽我們做愛的聲音)

「卜滋……卜滋……卜滋」的呻吟聲淫水聲與肉體撞擊的聲音傳入了楊素靜的耳中「玉珍啊,你的小穴的聲音怎麼那麼大呢!你的淫水一定流多哦,他幹你的速度還真快,這下你可爽死了」

「是啊!我都快死了,你還不來救我,啊…我不行了…我又要洩了……啊……啊……你快來…救我……喔……

死了……我死了!」宋姐便射出陰精宋姐這次真的累昏了,全身攤在床上一動也不動,我也停止了抽插。拿起電話,只聽見電話那頭的素靜似乎聽的相當入神,一點聲音都沒有。

「喂,楊姐姐嗎!宋姐她睡著了,你要不要過來找她呢,還是想續繼聽呢!」

「喂,弟弟啊,姐姐聽的三角褲都濕掉了,小穴裡好癢好癢,我以經把手指頭伸進出了,我也好想過去讓你的大雞巴像插玉珍一樣的幹我,但玉珍沒來我走不開,你還是先干玉珍,把你的精液射進玉珍的子宮裡吧!等中午我看看能不能過去一趟,到時你可得幫姐姐的小穴止止癢好嗎!把電話放在旁邊讓姐姐聽聽你們做愛的聲音。」

「嗯!好!我等你哦姐姐。」便將電話放在床邊我一股做氣的抱著宋姐用力的幹著她的騷穴,龜頭的菱肉把粉紅的陰肉括的翻進翻出,而宋姐嘴裡的呻吟聲以越來越小,眼睛也是閉著的,大約抽插了二十分鐘,終於忍不住的將大龜頭插在宋姐的陰道的深處,將濃濃的精液全部射進宋姐的子宮裡,而宋姐也反射性的抱緊了我,直到射精完畢,感覺上我的精液似乎灌滿了宋姐的整個子宮.我拿起電話:「喂!楊姐姐我把精液全射進了宋姐的子宮裡,我要插在裡面休息,我們等會見!拜拜!」便掛上電話,也順便打了通電話向洗衣店請假。

翻身躺在宋姐的身旁,將宋姐的睡姿擺成側睡,將微軟的陽具由後插進宋姐的小穴裡,手抓著她的乳房,便閉眼睡了起來了。

∼∼∼∼∼∼∼∼∼∼∼∼∼∼∼∼一覺睡醒身邊的宋姐以不在了,只聽見樓下的炒菜聲,起床看了看下體卻很乾淨,便光著身子走到樓下廚房,只見宋姐圍了一件圍裙在炒菜但圍裙內並沒有穿衣物,宋姐見我下來便向我走過來抱著我,我倆像一對情侶般的吻了起來。

睡飽了嗎,怎麼不多睡一會呢!等我一會兒,宋姐連忙轉身將鍋裡的香腸乘了起來,我走到她的身後抱著她,雙手則握著她的兩個乳房,而因接吻而硬起的陽具則貼著宋姐的股溝,大龜頭則頂著陰道口。

我開口問,宋姐我的陽具是你幫我清理的嗎,我怎麼都沒感覺,宋姐笑笑說,我一起來看你和我的下體沾滿了淫水與精液,我就低下頭來想把你的大雞巴看個清礎,看它為什麼那麼粗大與神勇,看著看著我就舔了起來,也將你陽具上殘留的精液全部都吃了下去,當中你的陽具還有硬起來呢,那時我還真嚇一跳,後來見你又睡熟了我才下樓準備午餐的。

「叮噹!叮噹」門鈴聲響起我慌忙的想上樓找衣褲穿,宋姐卻先開口說,別忙是我的救星到了,你也別穿了,省得待會還要脫,宋姐便去開門,我見宋姐沒穿衣物就敢去開門,心想一定是楊姐姐來了,果然是楊姐姐,她一見到我便把宋姐拉到一旁說起悄悄話了,我則幫忙添飯。

等她二人就坐,我也坐了下來,當然宋姐是坐在靠近我的這一邊,三個人便邊聊邊吃的吃完午餐。此時我對楊素靜也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楊素靜嫁給一位老師,結婚有十二年了,有二個小孩,但性生活上卻非常不美滿,剛結婚時每一次做愛還有十至二十分鐘,但從第六年開始,先生便有早洩的疾病,所以每次的性交也都草草了事,所以她每次做愛後都必須用手淫來達到高潮。

吃完飯後,我收著餐桌與碗筷,玉珍便拉著素靜上樓,等我收拾好上樓以是十分鐘後了。

我進入玉珍的房間開口問:「兩位姐姐你們在談論什麼事啊!」

宋姐與素靜坐在床邊笑著回答說:「當然你的事囉!」

接著又說:「我對素靜說你的那根肉棍是如何的神勇,不但干的時間長,恢復的又快,以後我們倆姐妹可有的爽囉!待會你可得好好表現一番,讓素靜滿足她六年的空虛才好。」

上了床,宋姐先含住我的陰莖又舔又搓的玩了起來,而素靜也將身上的橘色緊身衣脫下來,展現出一付曲線玲瓏的身材,橘色的性感胸罩與三角褲,襯托出她美好的曲體,接著在慢慢的解開她前開式的胸罩,露出三十四C的乳房,淡粉色的乳暈堅挺的乳頭,讓人看了有股迫不急待吸吮的衝動,此刻的她用手伸入三角褲內摸著自己的陰戶,迷人的眼神與誘人的呻吟聲,我的性慾更加高漲,不自主的將陽具往上一挺,深深的插入玉珍的喉嚨。

玉珍擡起頭白了我一眼說道:「你要死了,插的那麼深,想插死我啊!當心我把你的龜頭給咬掉了。」便又低頭續繼吸舔著陰莖.此刻素靜全身以一絲不掛,玲瓏的曲線,豐滿的雙乳,雪白的臀部,啊真是上天的傑作。

素靜轉身將背對著我,彎下腰解開著腳上的高跟鞋,但也將屁股與陰戶大大的展現在我的眼前,就像在對我招手似的,我便迫不及待的下了床,跪在地上將素靜的屁股撥開,舔起素靜的屁眼來了,素靜沒想到屁眼會受到舌頭的舔呧而產生了前所末有的剌激,便呻吟了起來:「哦好哥哥……啊……啊…人家的屁眼沒被人舔過……

人家……人家好難受哦…哦…喔……不要……舔屁眼了,舔人家的小穴吧……」

素靜轉過身來,我撥開她的大陰唇,展現在眼前的是粉紅的嫩肉及陰道口那些淩亂的小肉芽,素靜的淫水從陰道口流了出來,我看了便伸長舌頭對陰道內輕輕的抽插。

看著素靜的陰毛與玉珍的相比,倆人有著很大的不同,玉珍的陰毛像是非洲人的頭髮濃密卷髷的長滿整個陰部,而素靜的陰毛郤像是一棵樹,陰毛呈直線由陰蒂往上長慢慢的擴散開,也滿像是放煙火的形狀。

「素靜姐!你的陰毛長的真可愛,待會讓我拔二根做紀念好嗎?」

「好弟弟你怎麼說怎麼好但是舌頭千萬不要停,我的小穴正舒服呢!快將舌頭伸入我的小穴裡舔它,用你的舌頭干我的穴、幹我!」

從素靜陰道流出的淫水越來越多,而我是一口一口的嚥下,決不會讓它浪費掉的,直到玉珍伸手將我拉上了床。

我便轉而含住了玉珍的整個陰戶,用舌尖輕掃著玉珍突出的陰蒂,並將兩根手指插入玉珍的陰道裡扣刮抽送,讓玉珍又流出了一股又一股的淫水,而玉珍也挺著她的腰回應著手指的抽插。一旁正舒服的素靜忽然失去了我的挑逗,連忙上床,由於我是趴著舔玉珍的陰穴,所以素靜的乳房只能壓在我的背上,上下努力的磨著,陰毛壓在我的屁股上用力的磨擦,素靜急得開口說:「玉珍你看他啦!把人家弄的不上不下的,人家下面好癢好癢,好像有千萬隻螞蟻在裡面咬我的樣子,你快叫你的小老公幹我嘛,拜託!拜託啦!」

玉珍看著素靜便笑了起來,一邊笑著一邊盯著我說:「你別逗她了,快用你的大雞巴好好的插好好的幹,干死這個小騷貨,把她的小穴干死掉,沒有我說停你決對不可以停哦!」

我像得到聖旨一般似的一轉身便將楊素靜,壓在床緣,把她的兩隻玉腿擡在肩上使她的陰戶大開,挺起陽具將龜頭對準小穴,猛一挺腰,整根陽具沒入了素靜的陰道裡,用力的頂著素靜的花心,感覺到素靜的陰戶緊緊的包著陰莖,夾的我有些招架不住,便轉而伸出舌來與素靜親吻了起來,等陽具上的快感稍退,便挺起我的大雞巴狂抽狠插了起來。

「喔!喔……大丈夫……親哥哥……你的雞巴真大……唔……好爽……好爽……我好久沒有被干的那麼爽了」

「嗯……素靜……這樣干你…爽不爽……我的……雞巴……大不大……幹你的小騷穴……美不美……啊……素靜的小穴……好緊……好美喔……我的雞巴……被夾的好……爽……素靜……我好愛……你……你……啊……」

「嗯……嗯……志傑好棒……好厲害……啊…啊…你的……大雞巴…干的我……骨頭都酥……酥了……你是我的……親哥哥……大雞巴哥哥……嗯……好爽……好美啊……插到妹妹……花心了…啊……啊……」

「哦哦……唔…好哥哥快干……哦…爽……你幹得我爽死了……我……啊……啊…嗯…我要你的…大雞巴干我……嗯…干死我……啊……快干死我……快」

「喔……不行了…我快不行了……我死了……我洩出來了……啊!」

素靜將腰往上直挺讓我的陽具更加深的插進子宮裡,一股陰精澆著我的龜頭,素靜的子宮裡流出了大量的淫水、陰精隨著陽具的抽送流到了床上,我也感覺到必須發射了。

「姐姐我要射精了,我不行了,我要射了!」

「不行,志傑不能將精液射到我的子宮裡,我今天是危險期會懷孕的,將它射進我的嘴裡,讓我喝你的精液,我張開嘴快來!快把你的精子射進我的嘴裡!」素靜便張大嘴等著我的精液。

猛抽數十下,拔出陽具插進素靜嘴裡,又幹了起來,不到二分鐘,一股滾燙,腥膿的液體已經射到素靜的喉頭了。

「嗯嗯嗯……嗯……嗯……嗯……」

素靜含著滿嘴的漿液,閉著眼睛吞了下去。我問道:「什麼味道呢?」

素靜說道:「說不出來,沒有吃過這種味道的東西呀!所以也說不上來,不過你比我老公的好吃,我老的有點苦苦的味道,而你的沒有。」

素靜又吸含一下陽具,看了一看手錶,連忙說上班時間到了,我該走了,志傑你送我下去吧!我回頭看看玉珍,玉珍點點頭,我便陪著穿好衣服的素靜下樓,臨出門前素靜低聲對著我說:下次在讓你把精液射進我的肚子裡,讓你的小孩能夠進入我的子宮居住哦!便出門上班去了。

回到房間,我看著下體以軟下來的陽具,向宋姐微笑,宋姐明白我心意說道:「沒關係,我現在還很滿足呢,來我用嘴巴幫你弄硬,然後我們插在小穴裡面午睡,好嗎!」

我點點頭,玉珍便含著我的龜頭舔呧,時而將整根陽具吞入喉嚨裡,陽具也漸漸的硬了起來,玉珍便側身躺著,我則將陽具從後插入玉珍的小穴裡,一手抱著腰,一手抓著乳房,便迷糊的睡覺了![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