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一生的社團奇遇

 

 

 

 

 

第一章際遇

謝文翔是最后一個搭上這台黃色的老舊巴士的人,巴士上坐滿了學校軍樂隊準備參加比賽的人,其它的位置似乎也都被新生占據了,他四處看了一看,找不到任何座位,無可奈何的朝車子后方走去。

「老天爺啊,賞賜給我一個位置吧。」文翔在心里呐喊著,如果沒有位置的話他就得再換一班車了。

然后他終於看到了希望,倪佩君坐在最后一排的位置上,她身邊沒有人,只是擺了一個大大的保溫瓶。

軍樂隊的指揮何駱在這時上了車,「大家都坐好了嗎?」他大叫著,然后看見文翔站在后面,「怎幺了嗎,文翔?」

文翔看了看他,「沒有位置了,我看我要……」

何駱打斷了他,一眼就看到倪佩君身邊的保溫瓶,「把這個保溫瓶放到地上,你可以坐這里。」

當文翔把保溫瓶搬到地上時他又聽見何駱叫著,「輕松坐,面對前方,不要說話。」很快的,他坐到了位置上,乖乖的面對著前方。

文翔的心里一直想著身邊的倪佩君,小君是一個很漂亮的女孩子,而且有著模特兒般的標準身材,他真不懂一個這樣耀眼的女孩,怎幺會參加這個死氣沈沈的社團。

他的頭雖然看著前面,但是前面那個軍樂隊學生戴的鋼盔剛好可以讓他看見小君的倒影,他仔細的欣賞著小君的臉、小君的眼睛,她面無表情的望著前方,文翔不自覺的把她想象成被催眠的女人,他一直有著這方面的幻想,只是這幺幻想,他的下體竟然就腫脹了起來。

「放輕松,」那個軍樂隊指揮又再叫著,「再一個小時!」

文翔靜靜的坐著,想著該怎幺隱藏褲裆那不自然的鼓起。

這時候小君拿下了鋼盔,讓一頭長發灑了下來,「喔,這東西真讓人不舒服。」她說著,張開了雙腿將鋼盔放進位置下方的盒子。

看著小君苗條的身軀,他感到下體的腫脹愈來愈無法忍受,他靜下心來強迫自己想一些其它的事情,幾分鍾過后,他終於稍稍的平靜了一點。

當小君放好鋼盔坐直了身體,他想要打破他們之間的沈默,「等一下就要比賽了,你會緊張嗎?」

小君微笑著,「會啊,蠻緊張的。」

文翔用著有點困惑的語氣問著,「我很訝異說,我以爲你早就已經習以爲常了。」

「事實上,這是我第一次出來比賽,雖然我已經二年級了,可是我是今年才轉到這里的。」小君回答著。

「太好了!」文翔在心里叫著,小君遠比他想象中要來的親切,也許這次出來可以和她怎幺樣也說不定!

「可不可以告訴我,你爲什幺會來參加這里社團,而不是去參加那些比較熱的……」他問著。

小君又微笑著,「可能是我家比較保守的關系吧,而且我父母也不希望我參加那些複雜的社團。」

文翔聳了聳肩,「喔,也許很難怎幺樣吧。」他心里想著,這次的談話就這幺結束了。

 

 

 

第二章挑戰

「輕松坐,面對著前方,不要說話。」軍樂隊的指揮又在喊著。

巴士開進了休息站,當車子停好了位置之后,所有人很快的下了車,這里有堆積成山的花生醬三明治等著他們。

肥仔,一個一年級的新生,走到文翔的身邊,「嘿,文翔,怎幺樣?」

「沒什幺,只是覺得這三明治好糟糕啊。」文翔說著。

「別裝了,我聽說你坐在倪佩君旁邊,你怎幺可以和她坐一起啊?」

「運氣吧……我想,她看到我就叫我把她身邊的保溫瓶搬走,要我坐在她的身邊,我能說什幺?我這個少女殺手。」文翔笑著說。

肥仔說著,「真希望那個人是我,你會約她出去嗎?」

文翔吹牛的說著,「也許吧,我看的出來她完全被我吸引了,說不定等一下她會主動約我呢。」

肥仔皺著眉毛,「真的假的?我聽說她是個貞潔烈女呢,大家都說她連接吻都沒有試過,而且她還比你大一年級。」

文翔不服氣的說著,「大一年級又怎幺樣?我告訴你,你等一下來坐我這班三號車,給你看看那什幺貞潔烈女。」

雖然文翔這幺說著,但其實他知道軍樂團規定是不能隨便換車的,怎幺說肥仔也不可能會上他的車。

肥仔也不甘示弱,「難道你是說你可以上了她?鬼扯!我跟你賭一百元你連她的臉頰也吻不到。」

「賭就賭,一百元,誰怕誰。」文翔說著伸出了手。

「一言爲定。」肥仔微笑著和他握著手。